从援助精灵公主开始的侍奉部日常 第44章

作者:能天使的苹果派

不过楓的行动力更强一些,直接把薇奈特硬拉了过来。

“你就是!你敢说你没有一点过分的想法么!?”

楓才不信比企谷八幡的鬼话呢,这家伙肯定想了不少主意羞辱捉弄她,她绝对不会让这家伙得逞的!

“呵呵......”

比企谷八幡笑而不语,从鞋柜里将平常给楓准备的拖鞋扔到地上,让她换鞋的同时揉着她的头发。

他和楓打赌赢的是不过分的要求,但楓却在担心他提太过分的要求。

明明过不过分的标准是很难界定的吧。

还是说,哪怕他提了过分的要求,楓也会一边骂着他无耻一边脸红地完成他的过分要求?

“过分的要求?你们在说什么?”

薇奈特跟在钤后面换好了鞋,她茫然地看着在亲昵打闹的楓和比企谷八幡,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之前和楓打了个赌,我说我的侍奉部招了几个优秀部员,楓她不相信,觉得没人会加入我的侍奉部。不过我确实招到了很多优秀的部员,所以现在楓要答应我一个不过分的要求。”

了解到薇奈特是被楓牵扯进来的,比企谷八幡回头给她解释了一句。

“原来如此......现在是不需要我了对吗?那我回去了。”

薇奈特恍然大悟,随即微笑着问道,虽然她是被楓拉来当了工具人,不过她没什么不开心的,楓这么做也是因为相信她吧。

“来都来了,现在也正好快到晚饭时间,要不薇奈特你留下来一起吃吧,这两天总是麻烦你照顾楓和钤了。”

比企谷八幡也和楓一样热情邀请道,是时候和薇奈特拉近一下关系了,光是同学朋友的关系可满足不了他。

“是我受到楓的照顾才对,转学来的这两天楓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

薇奈特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她哪有照顾楓她们,来到这边后她就一直受到八幡和楓她们的照顾。

“反正你回去也是一个人做饭,不如在我家一起吃。”

比企谷八幡继续劝道,其实他和薇奈特说的照顾不是一回事,薇奈特能在他没空的时候陪着楓钤两人一起放学回家就是照顾了。不过这个在薇奈特看来,反而是她们在照顾她吧。

“这......”

薇奈特仍然有些迟疑,无缘无故的,她感觉自己不应该给人添麻烦。

“什么嘛,薇奈特陪我们一起回家关你什么事。”

被比企谷八幡镇压在臂膀处动弹不得的楓见状也有些嘀咕。

虽然她不觉得八幡这死咸鱼是见色起意要对人家薇奈特做什么,但这个热情主动的样子也让她感觉怪怪的。

她和钤都很少在八幡家里吃饭,怎么八幡这么积极邀请薇奈特呢?

“当然,楓和钤你们也在我家一起吃完再回去,你们家应该没有开始做饭吧?”

比企谷八幡一边捏着楓的脸蛋一边看向钤,他和薇奈特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让薇奈特留在他家吃饭,不过再加上楓和钤就不一样了,这就变成了同学聚会。

“......没有。”

一直默不吭声的小透明钤似乎一愣,双眸平静地看着比企谷八幡,缓缓摇了摇头。

她的脸蛋和楓看起来没什么两样,只是两者的气质神态差别太大,一个生动活泼,一个三无呆萌,非常容易区分。

“今晚在八幡家里吃么......那薇奈特你也留下来吧,不然我担心八幡会在菜里下毒。”

楓听到比企谷八幡也要她们留下来,也暂时将比企谷八幡在她脸上作恶的手忘掉,想了想对薇奈特邀请道。

八幡邀请她到家里吃饭太反常了,她还是有些担心八幡准备给她下药。

到时候八幡给她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岂不是她都没法拒绝了?

绝对不可以!

“怎么会下毒呢......如果要我留下来一起吃饭,那我也要帮忙做饭。”

薇奈特迟疑了下,也提出自己的要求,觉得不能白吃了人家的晚饭,至少得帮忙。

如果不是她还没去买菜,她肯定要回公寓拿她自己的菜过来。

“当然,我也很期待薇奈特你的厨艺。”

见终于让薇奈特和楓钤她们一起留下来吃完饭,比企谷八幡笑着点了点头。

现在未惰天使和圣光恶魔都出现在他身边了,那乐子恶魔和她的乐子还会远吗?

不过,那个乐子恶魔就没那么单纯好忽悠了。

63.妹妹钤正在抓奸

比企谷八幡让薇奈特留下来一起吃饭并不是要对她做什么,他只是想和薇奈特打好关系而已。

对待薇奈特这样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最好的对待方法就是对她好,完全不求回报的好,不计成本的好。

不过他现在也不能操之过急,以他们之间还不算密切的关系太过急切反而会吓到薇奈特。

反正珈百璃现在是他的邻桌,薇奈特也是他的领居,乐子恶魔拉菲尔肯定会出现的,至于乐子恶魔她的乐子萨塔妮娅......

嗯,有缘再说吧,现在他的侍奉部已经有一个笨蛋早瀬沙纪了。

“小町紫宛你们和楓她们聊聊天,我和薇奈特去做晚饭。”

比企谷八幡将怀里被他蹂躏了一番的楓扔到柔软的沙发上,对小町、麻生木紫宛说了一声便准备去厨房弄晚饭了。

虽然家常菜不用弄得多精致,但六个人的晚饭弄起来也得花不少功夫。

“哥哥,我也来帮忙吧?”

麻生木紫宛见状连忙站起来问道。

“厨房不够位置,我和薇奈特两个人就可以了,紫宛你还是和她们在一起聊聊天吧。紫宛你真的不用多想什么,这里就是你自己的家。”

比企谷八幡看着麻生木紫宛眼巴巴的眼神,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无奈笑了笑。

他知道紫宛还是对自己借住在这的事情很敏感,不过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让无家可归而有些敏感的紫宛真正解开心结,总不能拿出侍奉项圈给紫宛戴上,强制命令紫宛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把他当成亲哥哥一样对待吧。

“好吧......”

麻生木紫宛闻言也不好再要去帮忙,只能有些失落地看着和薇奈特一起走进厨房的比企谷八幡背影。

本来今天她都准备亲手给哥哥做一顿好吃的,没想到这个简单的想法都没能实现。

“啧......”

小町也在看着自己这位同学的背影,表情有些微妙。

之前她在关注着哥哥的同学没有留意紫宛的变化,现在有空了自然就注意到紫宛对她哥哥那不同寻常的态度。

哥哥到底是什么时候和紫宛勾搭上的?

明明紫宛才来了没两天啊,她都还在想怎么让紫宛喜欢上哥哥呢,转头就发现紫宛在暗恋哥哥。

不过,尽管之前她很想让紫宛当自己的嫂子,但现在这样好像有点麻烦了啊。

之前哥哥人际关系太窄,除了家人和邻居外没什么特别的人际往来,极有可能找不到女朋友,她苦恼着哥哥下半生该怎么过。

现在哥哥人际关系好了,和很多女孩子也建立了较为亲密的关系,她还是得苦恼。

哥哥好像有点花心,以后不会被女孩子提刀找上门吧?

小町纠结地看向被哥哥亲密搂进来又扔到沙发上的楓姐姐,伸手将她从沙发上拉起坐好。

“楓姐姐你没事吧,欧尼酱他怎么对你那么粗暴?”

“你哥哥就是仗着自己有力气欺负我,可恶......这个混蛋他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大力,一路走回来我都挣脱不开他的手......”

楓从沙发上坐起,双手揉着自己被比企谷八幡捏得生疼的脸蛋,羞恼不已道。

虽然八幡蹂躏她脸蛋和头发的行为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以往她起码都能扑到八幡身上和他打个有来有回的,没想到今天毫无还手之力。

今天她也没上体育课锻炼自己啊,只是学生会的事务没有让她累到使不出力气的地步吧。

“力气很大?我只知道欧尼酱最近变帅了。”

小町不解地摇了摇头,她刚刚还以为楓姐姐和哥哥又在玩闹呢,没想到楓姐姐是真的被哥哥拿捏住了。

明明今天哥哥在房间里和几个女同学玩了好久呢,这样楓姐姐都没法反抗哥哥反击哥哥的蹂躏么。

“那家伙好像是有点变帅,咦?小町你身上的香水味最近没换吗.....”

楓忽然看向小町,探头在她身上嗅了嗅。

刚刚和比企谷八幡那么近,她在比企谷八幡身上闻到了一些女孩子的香水味,她还以为是小町换了味道。

但现在她仔细闻了闻,好像不太对啊。

八幡身上的女孩子香味是相对浓一些的花香,而小町身上的香味是淡淡的水果香。

“呃......最近我换了几个香水都感觉味道不够好,我又换回了原来的味道。不知道楓姐姐你有没有好的香水推荐?”

小町这时候也发现了问题,刚刚楓姐姐和哥哥抱在了一起,哥哥身上那些女孩子的味道肯定被闻到了。

她心中一紧,脑子迅速转动,假装没察觉楓的意图,一脸苦恼地向楓征询意见。

“你以后不也是要考总武高么,在总武高里使用太过浓郁的香水味可不好。现在这个淡淡的味道就挺好的,小町你没必要老是换。”

听到小町的询问,楓也放下心中的疑虑,对小町摇头道。

总武高对女孩子用的香水没有限制,风纪委员也没有管那么宽,但味道太大还是会影响到同学,容易被人说,现在小町用的淡淡水果味就挺不错。

“哦,那我不换了。话说楓姐姐你的同学薇奈特姐姐厨艺好吗?”

小町也不在意楓给出的答复,点了点头转移话题道。

“应该还是挺不错的吧,据薇奈特说她在家也经常帮忙做饭。”

楓看向半开式厨房里忙碌的比企谷八幡和薇奈特,猜测道。

薇奈特的厨艺她不太清楚,但能一个人独立居住甚至敢在别人家里帮忙,应该也挺不错的吧。

而作为青梅竹马,她对八幡家庭煮夫的职业目标也很清楚,当初她还鄙视了这家伙很久,不过八幡做得饭菜也挺好吃的。

今晚倒是可以期待一下八幡和薇奈特两人做的晚饭有多好吃。

小町见楓似乎没有再去思考香水味的事情,暗暗松了口气,她为这个家可是操碎了心啊,等楓姐姐她们回去后,她得要哥哥好好奖励她才行。

倏然。

小町感觉有一股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忽然转过头看向视线传来的方向。

楓姐姐的妹妹钤,正在默默盯着她。

64.善良的恶魔

半开放式厨房里,比企谷八幡还不知道小町帮他瞒过了楓却没瞒过钤,只是因为钤没有声张的打算才没有当场暴露。

他正一边和薇奈特处理着食材一边和薇奈特小声商量着事情。

“薇奈特,我想向你打听一下你住的公寓情况,不知道你了不了解?”

“八幡你想搬出去住?”

听到比企谷八幡的话,薇奈特不禁一愣,手中切菜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不是,我是想给小町的同学紫宛租一个房间。紫宛她家里的情况比较麻烦,母亲把家里的钱卷走消失了,父亲也精神失常,每天沉迷赌博酗酒打人,紫宛短期内应该是没法回到原来的家了。”

因为半开放式厨房距离客厅也不是很远,为避免被麻生木紫宛听到,比企谷八幡凑近薇奈特,小声解释道。

“虽然家里多一个人吃饭不算什么,但紫宛她始终是一个年纪不小的女孩子,长时间住在小町的房间没有自己的个人空间,恐怕心里也会没有安全感。”

他拒绝紫宛帮忙却和薇奈特一起进厨房,自然不是单纯要跟薇奈特打好关系,或者借着做饭占薇奈特的便宜。

他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让紫宛搬到隔壁公寓里住下,现在这个家连紫宛单独的房间都没有,什么个人隐私都没有,对她越好反而越会让她感到难过。

“是给紫宛她租一个房间?原来如此......”

听到比企谷八幡的解释,薇奈特恍然大悟,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比企谷八幡要邀请她留下来吃饭,原来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她悄悄说这件事。

之前八幡也简单解释过小町的同学来借住的原因,但没有详细讲清楚,她也没想到紫宛家里情况那么糟糕,不只是父母吵架闹离婚那么简单。

家里只剩下一个父亲,而且还精神失常酗酒打人,那确实不能待了,甚至短时间内都没法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