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门,就是另一个世界 第140章

作者:反骨仔

“吃吧!”李青笑着说道。

一条萤看着面前餐盘里的烤鱼,又看了看突然拿出来的饮料还有筷子,虽然以前的时候她就已经看过李青这些神奇的手段了,但是现在看着还是有种惊奇的感觉,感觉这根本不是魔术而是魔法,因为她看过魔术表演,那些魔术师展现出来的手段远没有李青展现的这么神奇,但是这世界上没有魔法,所以她只能认为李青是个十分厉害的魔术师了。

心收了回来,一条萤又看着面前的烤鱼了。

烤鱼上面有着近乎金黄的外壳,看上去就酥脆的不行,完全没有噗通烤鱼的那种焦黑感觉,而且味道闻起来也比普通的烤鱼香多了,明明她现在肚子还不饿,但是闻到这香味还是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而李青此时已经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一人一条现在正好合适。

一条萤看了李青一眼,发现李青嘴角带着笑意一脸满足,她这边也双手合十说了声:“我开动了。”

而后也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鱼肉一丝一丝的,散发着微弱的热气,一条萤吃了一口在嘴里,霎时间美味的滋味就在口腔里弥漫出来,比她吃的任何一种烤鱼都要好吃,那种感觉该怎么形容呢?她绞尽脑汁的想着,但是就是想不出来形容词,只知道很好吃,吃在嘴里的那种香味让她忍不住的就轻吟出声了,那声音她自己听着都害羞了起来,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忍住。

“好好吃!”她眼睛仿佛都在放光了,整个人在这美味下似乎都变得晶莹了起来。

简而言之就是她整个人仿佛都被这美味激发出了光芒。

李青笑着看着她:“好吃就多吃点。”

“嗯。”一条萤连忙点头。

接下来两个人就没说话了,沉浸在美食的世界之中。

不知不觉间一条萤就发现一条鱼已经进了自己肚子,她脸蛋一红连忙朝着李青看去,发现李青一条鱼也吃完了,现在正拿着饮料慢悠悠的喝着,一条萤也连忙拿起旁边的饮料掩饰性的喝了一口。

然后就发现李青在看着她笑了。

一条萤脸色晕红的低下头,李青笑着说道:“很好吃吧?”

一条萤连忙点头:“很好吃,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烤鱼了。”

李青笑呵呵的点头:“好吃就行!”

而后将喝完了的杯子放下,人也站了起来,迎着河面就伸了伸懒腰,笑呵呵的就说道:“舒服!”

一条萤眨巴眨巴眼睛,也跟着站了起来,站起来就发现还没收拾的餐具,于是就又蹲下身子打算收拾一下了,结果就看到李青那边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面前的餐具和食物残渣就完全消失不见了。

一条萤:“……”

魔术真的可以这么神奇吗?

……

197、努力吧~(求订阅!)

对于李青的魔术,一条萤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原理,所以她心中有深深的疑惑。

不过不管心中再怎么疑惑,她都没有往魔法的亱事情上面想,这就是正常世界正常人的思维局限,李青这边也没有过多的去解释什么,吃饱喝足之后又和一条萤在这里玩了一会,然后一条萤就告辞离开了,因为她已经出来许久了,再不回去的话家里人就要担心了,李青也没有挽留什么,笑呵呵的就摆手说下次见,而等一条萤离开了之后,李青这边看了看天空的云彩,又看了看眼前的流水,笑了笑之后也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然后远月学园、绘里奈的别墅里。

李青又来到了这里。

来了之后发现别墅里没人,于是就出去找了,结果发现别墅外还是没人,而且还显得十分安静,去车库那里看了看发现车也被开出去了,李青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就走出别墅区朝着大路上走去了,他打算去路上看看。

路上也十分安静。

李青一路走一路看,就这样的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在路边发现了一辆自行车,然后他就骑上去走了,骑着车又顺着大陆七拐八拐的骑了十多二十分钟,终于听见了震耳欲聋的声音,然后李青就顺着声音的地方而去,看到了一个大广场在那里,里面密密麻麻的沾满了学生,一个白胡子的魁梧老头正在上面讲话。

李青刚想听他再讲些什么,结果那老头就深吸了口气把自己呛到了,咳嗽声音顺着话筒传出去了好远。

“……”

这不光是李青在沉默,那下方站立的所有学生都在沉默。

然后这场事故随着这老头下去而落幕,紧跟着李青之前见过的幸平创真上去发言了,看着下面的学生,他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紧张,站在那里就大大咧咧的说他是来这里成为顶点的,说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成为他的踏脚石,这话一出顿时就是群情激愤,于是幸平创真就在各种饮料瓶子砸了下去。

李青笑着摇头,随后又看到绘里奈上台了。

作为高中的新生代表,她在上面发表讲话,赢得了一致的好评。

但是说实话,在李青听来,绘里奈的讲话语气也不是很好,而且内容也并没有多少谦虚,只是没有幸平创真说的那么直白而已,但是意思其实都是差不多,简而言之就是绘里奈也觉得她会站在顶点之上,但是却受到了一致好评。

李青笑着嘀咕了一句:“这也有颜值就是正义的意思在其中吗?”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绘里奈本身就很有人气的缘故,毕竟神之舌的大名谁都知道,相反幸平创真就是个无名小卒了。

所以双方的话带来的人群反应的差距才会这么大。

新生大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李青这个外人就在旁边听着,然后就想起了自己高中时候的新生大会,站在操场里听着校领导的讲话,而且那时候还在下雨,国旗升降台那里搭了个棚子,校领导都在里面,学生们就在下面,领了个雨衣就站在那里,校领导的长篇大论让人昏昏欲睡,丝丝的雨水在滴落,而且天气不知道为什么还十分闷热,那便宜的雨衣还一点都不散热,捂的身体上汗水丝丝的冒,那种感觉现在想来都历历在目。

李青心中想着这些,上面绘里奈的话讲完了,然后新生大会也就告一段落了,学生们三三两两的散开。

还有从李青身边走过的,都在议论幸平创真的事情,咬牙切齿的就好像要将幸平创真给嚼碎了吞到肚子里一样。

然后李青就骑着自行车逆流而上,到了搭着棚子的地方,刚到就看到绘里奈和绯沙子从其中走了出来,绘里奈还在跟绯沙子说话:“爷爷现在在哪?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乱来,他是忘记自己已经老了吗?”

绯沙子尴尬的笑了笑,对此她不好评价。

毕竟是理事长,也只有绘里奈这个孙女才敢这个说啊。

然后突然之间就看到了骑车过来的李青,绯沙子愣了一下:“李青?”

绘里奈听到这名字也愣了一下,连忙就顺着绯沙子的目光就朝着前面看去,看到了已经把车停下脚踏在地上双手扶着方向盘正笑着看着这边的李青了,绘里奈眨巴眨巴了眼睛,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因为李青好几天没来了,现在突然出现让她很多话想说都说不出来了。

绯沙子几步就走到李青面前,抬头看着李青就说道:“你跑到哪去了?为什么突然就没音信了啊?”

李青眨巴眨巴眼睛:“我之前不是说了要有几天不能来了吗?”

在知道有事情耽搁没办法继续来这里的时候,李青是专门来这说过这话的,所以绯沙子这指责没道理啊。

绯沙子哼哼了一声,李青这话让她无法反驳,她也知道自己没有理,但是她还是把刚才那话说了出来,因为李青消失这几天不管是她还是绘里奈大人都没精神了,她们心里都忍不住患得患失起来,因为她们不知道李青什么时候才会再来这边,她们心里完全没有底,忐忑的心颤抖的手,做任何事情都有种没有心气的感觉。

所以绯沙子才会忍不住怼李青一句,其实她是在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罢了。

“绘里奈,你们今天开学啊。”李青又笑着跟绘里奈打了个招呼。

绘里奈深吸了口气的点了点头:“是的。”

而后又问了李青一句:“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李青点头:“差不多了。”

绘里奈嗯了一声,本来还想问李青是不是之后就会和前段时间一样不断来这边的问题的,但是迟疑了一会之后这个问题她还是没有问出来,因为那会很不好意思,所以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又对着绯沙子说道:“绯沙子,回去了!”

绯沙子眨巴眨巴眼睛:“不去见理事长了吗?”

绘里奈摇头:“不去了!”

反正看爷爷那中气十足的样子也一定没事,所以去不去看都是一样的。

而后就直接转身朝着停车场走了过去。

绯沙子这边连忙跟上,李青推着自行车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绯沙子转头看了李青一眼:“你这自行车哪来的?”

李青笑着说道:“路上捡的。”

绯沙子:“……”

她停下脚步,无言的看着李青:“这应该是人家停在那里的吧?”

李青眨巴眨巴眼睛:“是吗?”

“百分百是啊!”绯沙子没好气的说道。

李青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里推着的自行车:“那怎么办?”

“快点去还给人家啊!”绯沙子说道。

李青点头:“好吧。”

“快去!”绯沙子直接挥手。

前面多走了两步的绘里奈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转头看了李青的自行车一眼:“你在哪里捡到的?”

“路边。”李青说道。

绘里奈嗯了一声,然后李青就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先把自行车还了,之后再去找你们。”

“好。”绘里奈点头。

李青骑上自行车,朝着自己捡车那个地方而去,还朝着后面摆了摆手:“我待会就回去找你们!”

看着李青骑车的背影消失,绘里奈才收回目光说道:“走了,绯沙子。”

“好的,绘里奈大人。”绯沙子连忙点头。

李青骑着车到了他捡车的地方,在这里看到了个穿着碎花裙帮着麻花辫双马尾的女孩正交集的在这里左顾右盼,看到他骑车过来了之后那目光就直直的落在他胯下的自行车之上,李青骑过去把车停到她面前:“这车是你的?”

碎花裙女孩连忙点头,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就好像初生的小鹿一样。

李青笑了一声:“抱歉,把你的车借用了一下。”

女孩连忙摇头:“没、没关系,我……我……”

她我了半歇,还是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出来,这女孩实在是太怕生了,也让李青想起来了一个人。

再加上这碎花裙、麻花辫的打扮,所以李青心里已经差不多确定了人选。

加藤……不对,是田所惠。

“车还给你了。”李青把车还给了田所惠。

田所惠连忙点头:“谢谢!谢谢你!”

“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不是你车留在这里,我都没有车可以骑呢。”李青笑着说道。

田所惠低着头看着地面,完全不敢看李青的眼睛,李青这边好笑的摇了摇头,然后就问了句:“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我的名字是李青,你叫我李青就好了。”

“诶?我!我是田所惠!”田所惠也连忙说道:“你叫我小……小惠也可以了……”

说道最后她耳朵都红了。

在这个国家之中,直接叫名字是很亲密的关系才能这样的,她现在却让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叫了名字,这让她觉得十分害羞,不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是因为她是顺着李青的话说的,李青说直接叫他李青就好了,她这边顺着这话下来就只能说顺着叫她小惠就行了,说完之后才觉得害羞,真的是说话没经过大脑了。

“小惠吗?”李青这边就直接叫了。

于是田所惠的耳朵就更红了。

她车之所以会落在路边是因为骑车到这里的时候遇到了同宿舍的同伴,结果被怂恿着说跑步过去,她担心自行车但是她朋友却说没关系,放在路边绝对没有问题,她本来主见就没有很多,所以最后就半推半就的一起跑步了,结果回来找车就没找到,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李青骑着她的车来了。

也幸好李青还回来了,不然的话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

遇到田所惠是一个插曲,虽然田所惠动不动就害羞的满脸通红的样子十分可爱,但是李青还是没有多聊什么 ,互相介绍认识了一下李青就告辞离开了,不过走的时候李青又突然想起了个事情,对骑上车正要离开的田所惠说道:“洗澡的时候记得锁门,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忘记了哦!”

说完之后就笑呵呵的转身离开了。

踏上脚踏板正要使力的田所惠脚下一软,差点把下巴都叩在了车把上,过了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她完全不明白李青突然说这话的意思,而且还说的是洗澡有关的事情,提醒自己洗澡的时候要记得锁门,就好像他在自己没有锁门的时候来偷窥过自己一样,田所惠脸色通红的转头朝着李青看去,发现李青已经朝着远方走了好一截路了。

田所惠眼神中十分茫然,总觉得李青这提示有点莫名的感觉。

不过最后她还是把这句话给记下了。

李青这边突然提醒田所惠这一句话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幸平创真的开门杀剧情,所以才会顺口提醒一下的。

所以现在他在想:“我这是不是坏了幸平创真的好事啊?”

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也很快把这事情放下了。

走路慢悠悠的朝着绘里奈的别墅而去,他之前从别墅走到这边来的时候就走了半个多小时,所以现在回去也是一样的时间,半小时后李青来到了别墅门口,打开别墅大门就走了进去,看到了里面客厅里的绘里奈和绯沙子两人。

“车还给人家了?”绯沙子问了句。

李青点头:“还了。”

“是谁的?”绯沙子又好奇的问了句:“为什么会丢在路边啊?”

李青回答道:“是一个很害羞的女生的,至于她为什么会把车丢在路边,我之前忘了问了。”

绯沙子点头:“好吧。”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她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李青这边又问了两人一句:“你们现在就算是开学了吧,开学了之后时间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了?”

绯沙子说道:“绘里奈大人是十杰,平时基本上都是自己研究厨艺的。”

换句话说就是空闲时间依旧很多。

李青看了绯沙子一眼,笑着就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了?”

绯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