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门,就是另一个世界 第184章

作者:反骨仔

随后又反应过来的看了雪之下雪乃一眼:“我也知道小雪乃的性格像什么了,小雪乃就和猫咪一模一样呢。”

“那是高贵典雅。”雪之下雪乃没好气的说道。

雪之下阳乃嘴角的笑容完全忍不住:“是是是,高贵典雅~”

“雪乃像猫,阳乃你像什么啊?”李青笑着问了句。

雪之下阳乃眨巴眨巴眼睛:“我吗?”

听到这个问题的雪之下雪乃也很好奇了,然后也就思考了起来,原本她是想说狗的,因为总是和她做对,猫咪和狗本来就喜欢打架,本来就不是好朋友,所以说自己姐姐像狗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是很快她又想到了刚才李青说的那句狗是人类的朋友的话,忠诚才是狗最大的表情,而自己姐姐完全没这种感觉,所以说绝对不是像狗。

“姐姐根本配不上狗。”雪之下雪乃心中这样说着。

然后脑海里就想其他动物了,然后一个动物的模样就出现在她脑海里了:“狐狸。”

“狐狸?这个形容好!”李青点头,赞同了雪之下雪乃的说法:“狐狸的确很适合阳乃,狡诈、但是外表又可爱,而且阳乃应该是白色的狐狸,这样想着就更加切合了。”

“是的。”雪之下雪乃轻轻点头。

两人旁若无人的就把这个形容确定了下来。

旁边的雪之下阳乃一脸无奈,看着两人就说道:“我说你们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为什么我就狐狸了啊?说我可爱我到时认可,但是说我狡诈就不对了啊,我明明这么天真!”

“天真……”雪之下雪乃语调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谁也听得出来这其中的嘲讽。

李青这边也忍不住的笑了一声:“天真~”

雪之下阳乃仰着头:“当然!”

“你高兴就好。”李青笑着摇头。

雪之下雪乃也说了句:“那个形容里面还应该有一句,会面不改色的撒谎。”

“赞同。”李青点头。

雪之下阳乃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你们是真的没听我说话啊。”

“因为这是事实啊。”李青笑着说道。

雪之下阳乃哼哼了一声,然后就想起了什么的问道:“那李君你呢?你像什么?”

这个问题让雪之下雪乃又沉思了起来,想起了李青的存在,在脑海里回想李青给她的映像了,才开始的时候十分神秘又来的十分突然,之后渐渐的又熟悉了起来,又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要用一个动物来形容李青的话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对李青的个性把握还不是很清楚,所以最后就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了!”结果雪之下阳乃却说道。

李青也有点好奇:“是什么?”

他对于自己像什么动物也不清楚,所以倒想看看雪之下阳乃会说出什么来。

雪之下阳乃笑着说道:“就是牛啊!”

“牛?”李青莫名其妙了,他完全没觉得自己身上有哪点像牛啊。

雪之下雪乃这边也莫名其妙,她也不觉得李青身上有什么地方像牛,这个形容一点都不贴切。

但是雪之下阳乃却微微一笑:“大种牛!”

李青:“……”

对于这话他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但是却没有心气,所以他沉默了下来。

雪之下雪乃那边也张了张嘴,想起了李青身边那个多女孩子,所以对于自家姐姐的形容他无话可说,而且在这一瞬间她还觉得自己姐姐的形容十分贴切,大种牛的形容一点毛病都没有。

于是雪之下雪乃最后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形容。

“小雪乃也认同呢。”雪之下阳乃笑着说道。

然后目光又朝着李青看来:“李君认同吗?”

李青无奈,也有点哭笑不得:“大种牛……”

“不认同吗?”雪之下阳乃笑着说道。

李青翻了翻白眼:“你说呢?我才不是大种牛好不好!”

“不是吗?”雪之下阳那眨巴眨巴眼睛,一片懵懂的样子,但是谁都听得出来她语气中的揶揄。

李青一脸正色的摇头:“当然不是,种牛是牵过去就配种,完全就是个配种机器,而我是要将感情的,也完全不是什么见人就来,所以你用大种牛来形容我不对,一点都不贴切!”

“那李君你觉得什么形容合适?”雪之下阳乃笑着问道。

李青:“没有!”

“既然没有,那就大种牛吧。”雪之下阳乃点头。

雪之下雪乃也轻轻点头。

李青无话可说了。

大种牛的称号李青没办法摘除,所以最后就直接落在头上了。

“大种牛……”他叹了口气。

他真的没想到这种称号会落在自己头上啊。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在一处池塘的边上,手里正拿着钓竿在钓鱼,不过他的注意力没在这上面,而是在想那个大种牛称号的事情,时不时嘴里就会出现一个大种牛的词汇出来,突然之间那个浮漂朝着下面一沉,李青这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于是那浮漂又朝着下面一沉,随后还世界把线拉起跑了,哗啦啦滚轴里线在不断跑。

李青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就提起了鱼竿,也把住了滚动的滚轴。

然后就开始跟上钩的鱼儿较劲了。

一会儿溜一下一会儿又拉一下,那鱼儿在水里不断拌动,幸好李青的鱼竿和鱼线都很厉害,所以才没有被这上钩的鱼儿弄断,但是李青还是没怎么在意这个,只是机械性的在这里拉扯着鱼竿。

“大种牛啊!”他叹息了一声。

突然耳边就传来了声音:“大种牛?是家里有牛需要配种吗?我家里就有种牛呢。”

李青:“……”

他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到了田所惠。

田所惠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李青恍然点头:“是你啊!”

这时候那条鱼也被拖的没力气了,李青用了点李青将其提了起来,发现是个五六斤的鱼,他将其提起来,又转头看了田所惠一眼,好奇的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

田所惠眨巴眨巴眼睛,连忙就说道:“这里的鱼是我在喂的。”

“是吗?”李青惊讶。

田所惠连忙点头。

这鱼塘是她住的地方极星寮的所在,鱼塘里的鱼都是极星寮里的人喂的,充当平时的食材拿来做料理,这周她负责这个鱼塘,所以现在是打算过来看看情况的,结果就看到李青在这里钓鱼,而且还在说什么大种牛的话,她这边就忍不住的出声了一下,现在又被李青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还想问李青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

30、妈咪妈咪轰!(求订阅啊!!!)

田所惠好奇的看着李青,不知道李青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这鱼塘是她的鱼塘,要想到这里来就必须经过极星寮,而李青毫无疑问没有从极星寮旁边经过过,因为不管是她还有其他人都没有见过,所以田所惠又好奇的问了李青一句:“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啊?”

“我想钓鱼,所以就来了。”李青说道。

田所惠:“……”

我问的不是你怎么想来这里,我问的是你怎么来到这里的啊。

不过这种吐槽只是在心里,田所惠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看向了李青吊起来的鱼,李青此时也在看鱼,这是一条泛着鳞光看着就十分有活力十分新鲜的鱼,于是李青就转头问田所惠了:“有烧烤用的东西吗?”

“诶?”田所惠愣住了。

李青:“我想烤鱼。”

田所惠不知道该说啥了,她总觉得李青的思维有点跳脱,让她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最后还是点头:“我马上去拿。”

“麻烦你了。”李青点头。

田所惠连忙摇头,小跑着离开这里去准备烤鱼需要的东西了,很快就推了个推车过来,上面放着烧烤架还有塑料袋装着的各种蔬菜,额头上还满是汗渍,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很显然是累的不行的。

李青过去帮忙把东西拿了下来,然后跟田所惠道谢:“谢谢。”

“没有关系的,这只是举手之劳。”田所惠连忙说道:“李君你之前帮了我那么多忙,所以这完全没关系的。”

李青笑了一声。

然后就开始杀鱼了。

最后放在烤架上烤上,用的是田所惠的特质酱料,然后还用蔬菜垫了点底子,最后放到烤盘里面,拿起放在旁边小小的桌子上,田所惠的推车里还有小马扎,拿出来放在小桌子旁边,李青招呼田所惠坐下:“一起吃吧!”

田所惠眨巴眨巴眼睛,连忙摆手说道:“不…不用了…”

“我一个人又吃不完。”李青摇头说道。

五六斤的鱼,没人分担的话绝对会剩下大半的。

“坐吧。”李青又说了句。

田所惠还是有点迟疑,不过最后也坐了下来。

“吃吧。”李青动筷子了,田所惠也连忙点头。

田所惠的特质酱料味道很不错,这鱼喂养的也很好,吃在嘴里十分香甜,李青一口一口吃着,田所惠那边完全是一副放不开的样子,李青吃了三筷子她才动一筷子,而且两人一时半会也没有说话,周围安静的不行,在树荫下的她们感受着微风的吹拂,看着湖面上的点点鳞波,心情不知不觉都平静了下来。

不过平静下来的只有李青,田所惠心中一直都在胡思乱想。

毕竟李青出现在眼前的太突然,而且还作为主导做了这么多事情,还把自己压在这里一起吃鱼,这些事情让她心中忐忑的不行,所以心里混乱的不行,她忍不住抬头看了李青一眼,发现李青正看着湖面好像在发呆,田所惠也下意识的朝着湖面看去,看到了波光粼粼的景象,她心中也忍不住想起了乡下的时光。

那时候无忧无虑,现在却心中压力大的不行。

各种考试压在心头,让她心里好久都没有平静过来。

“小惠,最近客厅测验怎么样啊?”突然听到了李青的声音。

田所惠回过神来,连忙就说道:“比之前好了一点,得过A了,退学的危机已经过去了。”

李青笑着点头:“厉害!”

田所惠十分不好意思:“是因为你还有雪之下同学的帮忙。”

说道这里她想起来了:“雪之下同学呢?”

“她在自己家,今天没有出来。”李青摇头说道。

田所惠嗯了一声,李青一时半会也没说话了,田所惠这边又觉得自己有点坐立不安了,所以她就想要找个话题出来打破这让她觉得有点尴尬的气氛,于是突发奇想的就问了李青一句:“那个,大种牛是什么意思啊?”

李青:“……”

居然提这个吗?

他好不容易才把这事情忘了,现在田所惠却突然提了起来,这让他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他还是说道:“没什么,我之前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所以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的。”

“这样啊。”田所惠点头,又不知道该说啥了。

李青拿起筷子吃了口鱼肉,又连忙招呼田所惠一起吃,最后两人把这鱼给消灭干劲,然后就有点口渴了,李青看到刚才那推车里有个杯子,于是就问了田所惠一声:“那杯子里是喝的水吗?”

田所惠连忙点头:“是的。”

走过去拿了出来,这是她用来给自己补充水分的,拿过来之后打开盖子,用盖子给李青到了一杯:“喝…喝吧。”

“谢谢。”李青笑着道谢。

拿起盖子喝了一口,然后轻轻的吐了口气,吃饱喝足再喝一口茶水,这种感觉真的很爽啊。

田所惠捧着茶杯,看着她的样子什么话都没说。

“你不喝吗?”李青看了她一眼。

田所惠连忙点头:“我喝!”

拿起杯子就喝了一口,然后被烫到了,在那里呼呼的吐着舌头。

李青哭笑不得:“慢点喝。”

田所惠连忙点头,脸色也羞的通红。

把杯子抱在怀里,缓和了好久才恢复过来,田所惠隐晦的撇了李青一眼,发现李青拿着盖子又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突然还站了起来,田所惠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仔细看去,发现李青站起来走到了一旁,拿着放在那里的钓竿,上好诱饵后扔进了湖里,又在那里钓鱼了,田所惠眨巴眨巴眼睛:“又要钓吗?”

李青看着浮漂说道:“反正也没其他事情。”

田所惠嗯了一声,坐在那里看着李青钓鱼,时不时也把目光落在那浮漂之上,时间缓缓流逝、浮漂一动不动,田所惠收回了目光,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正事,她原本是来这里喂鱼的,所以她站了起来,来到推车的所在,戴上手套和草帽,推着推车去了另外一边,不久之后她推着推车回来,推车上全部都是草料了。

来到鱼塘的另外一边,拿起推车里的草料就朝着鱼塘里扔去,啪嗒啪嗒的声音不断传来。

李青抬头看去,看到草料漂浮在水面上。